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  

最后的武士:倒幕运动后西乡隆盛为何起兵反对明治政府?

发布日期:2022-04-06 05:5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近代日本史上,明治维新被视为新日本的开始。然而,崛起的新贵也非铁板一样,如在处理士族问题上,西乡隆盛即与大久保等人分道扬镳。

  如戴季陶说的,“武士的世袭财产被剥夺了。武士职务上的特权,被征兵令打消了,知识上的特权,被教育普及制度削去了。那些武士既失去了世袭的财产,又失去了世袭的职业。”

  为解决国内士族的出路,西乡隆盛等人主张入侵朝鲜,他们认为,“不赶快向外面发展,那些没有米吃的武士们,怕要闹乱子”;

  而大久保等人认为“日本国内的政治还没有改良,力量还没有充足,赶快要整理内政”,如贸然用武士征伐,很有可能因后勤等问题及外国干涉而失败。

  政争过程中,大久保等人四方游说并搞了些阴谋诡计,征韩之议最终被强行打了下去。西乡隆盛在政见落败后,其愤然辞职并从京城出走。

  这次的事件在当时震动很大,板垣退助、江藤新平、后藤象二郎和副岛种臣四参议及近卫军中300多名骨干也随即辞职,一时被称为“明治六年之变”。

  西乡隆盛是一个坚持原则的人。有这样一则故事,说在倒幕运动时,坂本龙马和西乡隆盛一起议事,每次见面,西乡隆盛总觉得坂本龙马的谈话都不一样。

  有一回,他忍不住对坂本龙马说:“你前天所说的,和今天所说的不一样,这样你怎能取信于我呢。你作为天下名士,必须有坚定的信念!”

  坂本龙马则笑道:“不是这样的。孔子说过,君子从时。时间在推移,社会形势在天天变化。因此,顺应时代潮流才是君子之道!”

  见西乡隆盛连连摇头,坂本龙马又说:“西乡,你一旦决定一件事,就想贯彻始终。但这么做,将来你会落后于时代的。”

  1873年11月,回到家乡鹿儿岛的西乡隆盛办起了“私学校”,大量招收学员。至此,不管西乡隆盛的本意如何,他在事实上已走上了与政府对抗角力的不归路。

  在那些失意武士的眼里,西乡隆盛是旧时代的精神支柱,是他们的“大救星”,因为在鹿儿岛上,武士们依旧可以佩刀,一切有害于武士利益的政策,鹿儿岛一概不执行。

  为此,“西乡隆盛起兵造反”的流言四起,“京中为之数惊”,而那些政敌们也不断将谣言作为抵制西乡复出的手段,双方的对立情绪,一触即发。

  就在这一节骨眼上,政府密令将鹿儿岛境内由原萨摩藩兴建的兵工厂、军火库及造船厂储存的武器弹药运往大坂。

  正当政府的人趁夜行动时,私学校的学生们发现了他们的异常举动,这下就像捅了马蜂窝一样,整个鹿儿岛沸腾了,学生们随即袭击并占领了军火库,政府的人也被他们扣押。

  在此之前,鹿儿岛上就一直传闻大久保派出“东京狮子”(政府间谍)前来刺杀西乡隆盛。对此,西乡本人并不相信,但学生哄抢军火事件发生后,其也不免勃然而起:

  1877年2月6日,西乡隆盛返回鹿儿岛私学校总部,并召集桐野利秋、筱原国干、村田新八等骨干商讨应变之策。

  会上,原“倒幕军”骨干桐野利秋、筱原国干等人慷慨陈词,主张立即起兵推翻现政府;村田新八等人则反对鲁莽行事,两派人争得面红耳赤,几乎要到了撸袖动拳的地步。

  最后,争论中未发一言的西乡隆盛缓缓站起身,他扫视全场一圈后,一字一句地道:“西乡但以此身付众人。”起兵之事,由此终成定局。

  “白发衰颜非所意,壮心横剑愧无助。百千穷鬼吾何谓,脱出人间虎豹群。”从狩猎地赶回私学校总部时,西乡隆盛写下这首诗,其时已决定起兵。

  西乡一向认为,自己与武士们的命运是休戚相关的,因此也只能选择与武士们一致的行动。

  在其心目中,政府里的那些新贵无异于政治暴发户和独裁者,特别在对待士族问题上,更是令其无法容忍。

  倒幕战争后,西乡隆盛曾这样批评政府对待武士们的政策,说他们“临生死之境,使之如私物。事定之后,即行抛弃,影响德义。”

  曾同样主张“征韩论”的江藤新平,后因士族问题造反而被政府枭首示众,这给了西乡隆盛很大刺激。

  由此,西乡隆盛下定决心,要将这些“虎豹群”一般的新权贵驱逐干净,重建一个新的政府。



上一篇:加特林机枪在倒幕战争中表现优异为何日本陆军最后没有装备 下一篇:沈阳苏家屯区、新民市有序恢复生产、生活和工作秩序